您好,欢迎光临本店! 登录/ 免费注册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用户中心
© 2005-2020 老伴身体一直很健朗,即便这一次的病有些重,她觉得吃点药打个针,很快就会好起来。她每天很早起来熬药,中药的味弥漫整个小院对于一辈子数得清吃药次数的老伴来说,要喝下这么苦的中药是很困难的。但老伴这次却少有的配合。孩子们每天都来看望,嘻嘻哈哈的像从前一样。老伴躺在摇椅上默默地看着重孙们嬉戏打闹,听着儿女们大声聊天,有时也会响亮地应答着,但很明显那是拼了很多力气故作出来的。精神好一些的时候老伴也仍旧去打麻将。她是盼着老伴起身去打麻将的,她会觉得一切跟从前一样,她买菜做饭干家务,老伴打完麻将,咿咿呀呀唱着京剧进门与她一起吃饭聊天。然而老伴一天天地失了气力,她问老伴有没有哪里疼,哪里难受老伴都说没有没有,却再也提不起精神了。她心里想着这次恐怕凶多吉少了,却又不敢说也不敢问孩子们。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